书库

一击入魂——黄金左手

一击入魂——黄金左手

一击入魂——黄金左手

2020-09-26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  • 书籍详情
  • 目录

少城羽球少年的成长故事,热血竞技再次开启。少城一中的苏泰铮与外国语的“黄金左手”向曦相识并暗生情愫,向曦因弟弟的报复而受伤,从此之后无法进行羽毛球比赛。苏泰铮为了向曦,决定学习羽毛球并在训练中体现出了惊人的天赋。苏泰铮能否成为新一代的“黄金左手”?俩人的感情又将去向何方?

精彩节选

“泰铮!苏泰铮!”苏泰铮一听这声儿就知道是林椽来了,在一中也就只有林椽敢这么叫他。苏泰铮刚从墙上翻下来,身后的人一落地,他便不耐烦地转过身,一掌挥在林椽的脑门上:“你个智障小声点儿!生怕别人不知道我迟到吗!”“哎哟!”林椽捂着脑门,压低声音讨好地笑,“我这不怕你听不见嘛……”“老子又不聋!”苏泰铮嘴上骂着,还是伸手在林椽脑门儿上胡乱地揉了揉,“疼了?疼了就长记性!”林椽跟在苏泰铮身后,俩人贴着墙根儿往教学楼的方向挪,这时刚好第一节课的下课铃响了,俩人也就不躲了,大摇大摆地往教室走。苏泰铮和林椽今年高二,就读于少城第一中学,大家都习惯叫“一中”,虽然学校名字里带着个“一”,但校园氛围和每一年的统考成绩是实在不怎么样。一中在少城不是好学校,属于接近于问题学校的那种平庸中学,基本上是个正常人都能考进来,门槛低、学费低,一中就是为苏泰铮和林椽这样的孩子开设的。苏泰铮的家庭,在别人看来是不幸的,母亲英年早逝,父亲是个保安,拿着微薄的工资独自将他拉扯大。苏泰铮从出生就没搬过家,和他父亲一直蜗居在四十多平的老楼里,楼老到哪种程度呢?上楼梯的时候声响大点儿墙壁都要掉灰,一栋楼里多于三户人洗澡其他家就没水了。家里条件不好,苏爸爸自己动手将房子又隔出一间,然后租给了隔壁工地上的一对夫妻,每个月500块钱,那正好是苏泰铮一个月的生活费。林椽和苏泰铮是一个院儿里的,但家里条件比他好一些,父母都有工作,起码不用像苏爸爸一样把房子给租出去。刚刚说了,苏泰铮的家庭在别人看来是不幸的,可他自己不这么认为。老爸还健在,爷俩儿有吃有喝,没到揭不开锅的时候,这些年苏爸爸甚至零零总总攒下来几万块钱,说是要再多攒点给苏泰铮买房娶媳妇儿。苏爸爸不上夜班的时候,就会做好饭等苏泰铮回家,俩人坐在破旧的小塑料凳上,中间是一方矮矮的小木桌,木桌的红漆被苏爸爸刷了一遍又一遍,所以这张承载着一日两餐的桌子成为了家里看上去最新的家具。苏爸爸要是上夜班,苏泰铮就和林椽在学校后面的小巷里随便吃点儿,坐在和家里一样的塑料凳上,吸溜着热辣的粉条,苏泰铮不觉得苦。苏泰铮和林椽一个班,还是同桌,这当然不是老师安排的,是他们自己安排的,不管班级里的座位怎么轮换,林椽始终贴着苏泰铮,谁来喊也不好使。苏泰铮在学校里横行霸道惯了,老师也得看他几分脸色,别人都叫他“校霸”,苏泰铮觉得好笑,他只是把上来找事儿的给揍了回去,并没有在学校里主动宣示自己的地位,大概是因为他还手还得太狠,所以才留下了恶名。俩人回了教室,前脚刚踩进去,第二节课的铃声就响了。苏泰铮坐在最后一排,刚把书拿出来,就闻到一股烟味儿,埋头一看,前桌的凳子下面有两个烟头。苏泰铮一脚就给人屁股上踹了过去——“哎!哎?铮哥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前桌叫贺田,平日也是嚣张惯了,但在苏泰铮面前也只能装弟弟。“谁准你在教室里抽烟的?”苏泰铮挑了挑眉毛。“这不……下课了嘛……”贺田连忙弓着背点头,“不抽了不抽了,以后都不抽了……”说完便赶紧转了回去,苏泰铮又一脚给踹了过去,贺田无法只能又转回来,唯唯诺诺道:“铮哥?”“烟呢?”苏泰铮笑得不怀好意,“给我。”“好好好……”贺田连忙把兜里的烟盒掏出来递给苏泰铮,苏泰铮也不看是什么烟,直接塞进裤兜里,他自己都买不起烟,有烟抽就得了。数学课,苏泰铮和林椽最讨厌的课,因为他俩是完全听不懂。“应该再晚来一节的。”林椽盯着刘老师的地中海喃喃道。“再晚来一节,还是数学课,”苏泰铮摸出手机,给他小女朋友发短信,“连堂。”苏泰铮的女朋友是隔壁实验外国语的初三学生,叫席曼娟,听说是初中部的校花。少城实验外国语是私立学校,学费贵、校风严、成绩好,是少城最拔尖的几所学校之一。两所学校就隔着一条街,校门正对着中央的大马路,周末放学的时候两边的学生从校门里走出来,都不会朝对面看,外国语的觉得一中的是社会小青年,一中的觉得外国语的是暴发户富二代,如此大的落差让两边学校的学生几乎没有交集。虽然没有交集,但苏泰铮的名字对面的却知道,要说这事儿还挺有趣,得追溯到两个月前。当时有一帮社会小青年趁着夜黑风高堵在实验外国语门口,想要抓一些周末晚回家的落单学生要钱,毕竟这学校的小孩儿身上动辄就有几百上千的现金。几个人没蹲多大会儿就看见一文文弱弱的小姑娘从学校里走出来,还是独身一人,如此好的机会岂能不抓牢?几个小混混一拥而上,把人小姑娘给堵在了中间,一顿威逼恐吓,小姑娘吓得话都说不出来,钱包掏出来了又不甘心,四下瞧了瞧,就只见到一个人在对面一中门口抽烟,拔腿就朝那边跑了过去。抽烟的人,正是苏泰铮。小姑娘跑过大马路,一把拽住苏泰铮的胳膊把人抵在了自己前面,吓得苏泰铮烟都掉了。对面小混混也追了过来,见只有一个人,还是个穿校服的学生,上来就要动手。苏泰铮是从来不管闲事的,也很少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事儿,可人都送到面前了,要是不动手,自己和身后那不认识的小姑娘都要遭殃——然后他就把几个混混给揍了,一直揍到警察来把人送到医院。苏泰铮见义勇为之后就准备拍屁股走人,但人小姑娘不允许,拉着他的衣摆硬是要留电话,留就留呗,只是没想到,从第二天开始,小姑娘就缠上他了。小姑娘就是席曼娟,席曼娟每天给苏泰铮打电话发短信,说要成为他的女朋友。一个星期之后,苏泰铮在万般无奈之下答应了,他有了初恋,还是隔壁学校的白富美,这让林椽好不羡慕。林椽之前酸他:“是不是当时在那儿抽烟的人是我,现在我也有女朋友了?”苏泰铮觉得好笑:“你应该会被他们揍进医院。”席曼娟是苏泰铮的初恋,所以他根本不会谈恋爱,只知道每天早晨到学校给小女朋友发条短信,对方发短信就礼貌地回一回,其他的他想都没想——他不敢想,难道要请席曼娟吃饭?带她去看电影?不可能啊,他没钱。对于自己没钱这件事,苏泰铮毫不隐瞒,几次席曼娟想约他周末出来逛街吃饭,他都以没钱拒绝了,席曼娟则说她可以付钱,但是苏泰铮的自尊心不允许。所以俩人就一直处于类似于网恋的关系中,偶尔,非常偶尔的,在学校门口见一面。“那个……”苏泰铮戳了戳快睡着的同桌,“晚上席曼娟约我去他们学校看球赛,你去不去?”林椽刚开始做梦就被戳醒了,语气相当不耐烦:“什么球赛啊?”“好像是羽毛球赛,”苏泰铮看了看短信,“晚上七点,在他们学校体育馆。”“去呗……”林椽调了个个儿,把后脑勺对着他含糊道,“去了说不定我也能找个白富美……”苏泰铮想了想,今天晚上正好他爹值夜班,就把短信发过去,算是同意了。没过一会儿,苏泰铮又收到一条短信:晚上记得不要穿你们学校的校服哦!苏泰铮眯了眯眼,不要穿你们学校的校服?哦?苏泰铮直接关了机。好不容易熬到下午的体育课,苏泰铮脱掉校服,林椽也从睡梦中醒来,体育课——他们唯一能上得进去的课,因为这是唯一不用动脑子的课。“哎哟!羽毛球!”林椽看着手里的公共球拍一顿笑,“哎,这节上羽毛球哈哈哈——”“叫几把叫!”苏泰铮一拍子打在林椽屁股上,“没见过是吗?”“嗨,这不你女朋友晚上让你去看羽毛球嘛!”林椽挠了挠头,凑到他耳边小声道,“看完你还回家么?”“滚!”苏泰铮笑骂,“你脑瓜子里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!”林椽勾起一边嘴角笑得痞里痞气:“你别说你不想……”“我还真不想,我现在就想着怎么多弄点儿钱,其他的还真不敢想。”林椽看了看手里的球拍,拍面的线还断了两根,突然他抬起头:“大哥!去不了啊今儿晚上!今天你不是约了球吗!”苏泰铮一愣,也想起来,他跟赖哥约了晚上打台球,上回赢了赖哥手下的钱,赖哥不服气说要亲自找回来,约的就是周五晚上十点。就是今天。“应该来得及,”苏泰铮想了想,“羽毛球比赛不是七点吗?台球赛是十点……来得及。”一中的体育课每周有两节,都在下午,学校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,所以每节课训练的内容都不太一样。这周的上一节上的是篮球,这一节是羽毛球,学校提供球拍和球,当然都不是什么好球拍,也不是好球。就林椽和苏泰铮手上这两根球拍儿的年龄,他俩估计得从建校的日期开始推。球拍儿都破成这样,别说球了,你要不提“羽毛”二字,说那玩意儿是乒乓球都有人信。体育老师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,叫徐秋绪,大家都叫他徐哥。徐哥平时上体育课的时候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因为和学生年龄相近,没了老师的威严,反而和学生打成一片。不过徐哥大学时专门修的羽毛球,每次碰到羽毛球课就格外严厉,当下就把所有人都召集齐了,先从最基础的握拍开始讲起。“我不管你们之前的老师是怎么教的,反正没有我教得标准,你们得听我的!”徐哥拿的是自己的球拍儿,握把上缠了厚厚一层毛巾布,看上去挺专业。“徐哥您至于嘛?”林椽起哄,“前天上篮球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认真啊!”“能一样吗?”徐哥白了他一眼,“篮球我是业余的,这个,羽毛球,我是专业的!听我的!”苏泰铮无奈地拿着球拍儿跟着徐哥把玩,他不喜欢羽毛球,他们学校连个球馆都没有,倒是听说有个羽球队,训练都在外面包场子,别提多寒碜了。他更喜欢篮球、足球,这些能跑跑跳跳把一身劲儿全使出来的体育运动。一节课下来,苏泰铮没学到什么东西,倒是那球拍握把上的劣质颜料蹭了一手,怎么洗都洗不干净。体育课没活动开,他和林椽浑身都不得劲儿,没流汗就觉得差了点儿意思,回教室又是两节语文连堂,俩人干脆用草稿纸画上格子下起了五子棋。熬到下午放学,俩人已经哈欠连天,收拾了东西就去学校后面嗦酸辣粉,然后在晚上七点的时候,准时出现在了隔壁外国语的大门口。席曼娟已经等在校门口了,身旁还站了一姑娘,估计是闺蜜,林椽隔着大马路一看就乐了:“嘿,这是还给我准备一个?”俩人过了街,席曼娟见到苏泰铮本来眼睛一亮,但立刻露出了尴尬的表情。“怎么了?”苏泰铮走到跟前,尽量温柔地问,“见到我不高兴?”“泰铮哥……”席曼娟声音嗲嗲的,“你,你怎么穿着校服啊?”苏泰铮这才想起上午短信里提醒的内容,他还不知道小姑娘心里怎么想的吗?虽然自己心里敞亮,脸也压着没黑:“怎么了?你们学校不让外校人进?周五不是开放日吗?”实验外国语是全封闭教学,百分之九十的学生都住校,周五下午放学才各回各家,而学校很多活动会选在周五晚上举行,所以周五放学后就是开放日,主要是给家长参观。开放日当然不会把穿别的校服的学生挡在外面,只要好好登记都能进去,其实实验外国语更喜欢这些穿校服的外校学生,因为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儿,他们能方便找到人。席曼娟的意思,别说是苏泰铮了,就是站在旁边从来没见过她的林椽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少城的中学是存在歧视链的,国际的看不上私立的,私立的看不上公立的,公立的看不上问题学校的,一中介于普通公立和问题学校之间,而人家实验外国语,名义上是私立,但又有专门的国际部,专门把这些少爷小姐送出国。丢人呗!实验外国语的大小姐找了一中的小混混,席曼娟虽然没说出来,但苏泰铮和林椽心里已经相当膈应了。席曼娟也感觉出来了俩人的不高兴,连忙笑着用别的事儿给抹过去,领着俩人登了记就进学校了。这是苏泰铮第一次进外国语,林椽也是,人家私立学校就是不一样,教学楼修得和城堡似的,国际标准的足球场就有两个,还有篮球馆、排球馆、羽毛球馆,因为修得豪华,少城有些职业联赛都会选择在外国语举行。席曼娟和闺蜜手挽着手走在前面,没有主动和苏泰铮并排,苏泰铮除了失望,还觉得可笑。他一点都不觉得窘迫和丢人,是席曼娟追的他,而在他答应之前,已经把自身的条件和俩人的客观差距全部陈列在她面前了,可人家妹子就是穷追不舍,一副大义凌然英勇赴死的贞洁模样,他有什么办法?他没办法!苏泰铮再有自知之明,也扛不住人家死命往身上贴啊!林椽觉得疑惑,看着俩姑娘的背影悄悄和苏泰铮耳语:“她是你女朋友吗?”“是,”苏泰铮很坦然,“不过马上就不是了。”俩人被领到球馆,球赛已经开始了,苏泰铮有些近视,平时又不爱戴眼镜,眯着眼睛看了半天电子牌才知道,这是少城高中友谊赛,外国语对南高。席曼娟让同学留了座位,领着俩格格不入的男生过去了,周围的学生无不投来好奇的目光,席曼娟埋下通红的脸,手指攥得紧紧的。“坐了一天了,”苏泰铮伸了个懒腰,拉着林椽的胳膊向着看台顶端的方向,“席曼娟,我和我哥们儿到上面站会儿,你们在下面坐着看吧。”席曼娟点了点头,拉着闺蜜飞快地钻到人群中。“哎,这算什么事儿啊?”林椽一边跟着苏泰铮往上走,嘴里一边小声抱怨,“她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啊!”俩人走到顶端,苏泰铮摸出手机,打开通讯录摆在林椽眼前,然后毅然决然地将席曼娟的联系方式删干净,冷冷地说:“现在不是了。”“牛逼!”林椽竖起大拇指,“我就喜欢你这么简单粗暴的,妈的读个外国语还读出优越感了!”苏泰铮冷笑:“人家的确有资格优越,下面这些学生,随便挑一个,两个月的生活费就比我爸辛辛苦苦看大门儿一年挣得还多,算上五险一金。”林椽看了看自己身上脏兮兮的一中校服,再看看人家外国语的白衬衫西装裤,瘪了瘪嘴:“可不嘛……”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球馆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呐喊声,像是在喊场上球员的名字。“向西?”林椽皱着眉仔细听,“这名字有点儿意思哈……”苏泰铮撑着栏杆朝球场望去,那个被叫作“向西”的男孩子正侧身退向后场边线,羽毛球飞到他头顶,他双脚起跳,高高跃起,身体腾空弯折出漂亮的弧度,黑色的发丝像是定格一般悬浮在空中。“啪!”一拍挥下,一个利落的杀球,拿下了比赛的最后一分。男孩儿落地,慢慢走到网前跟对方球员握手,苏泰铮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脸,只能看到他步履悠闲地回到场边。看台又爆发起巨大的声浪,男孩儿闻声抬起头,对着看台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。苏泰铮即使近视也能清楚地看到男孩儿脸部的轮廓,这绝对是个帅哥,说不定还是校草级别的,难怪这么多人支持他。“嚯哟,”林椽跟着鼓掌,“好清秀一男的!”清秀男孩笑着朝看台挥了挥手以表感谢,就在准备低头的一瞬间,看到了看台顶端站着的两个人。其中一个留着短短的寸头,穿着隔壁红蓝的校服,袖子松松垮垮地挽在小臂上,他手里捏着根没点燃的烟,正眯着眼睛看着自己。“哎哟妈呀,”林椽惊到,“那哥们儿朝咱这看了!”苏泰铮看不清对方的脸,更别说眼神了,但林椽的眼睛两只5.3,可能更多,主要是因为视力表就到5.3,他说人家在看咱那就是在看咱。苏泰铮不知为何心情一下子变好了,之前席曼娟带来的阴郁瞬间烟消云散,他乐地抬起手,朝清秀男孩的方向挥了挥。清秀男孩一愣,我认识他吗?我不认识吧?隔壁学校的我一个也不认识啊!突然觉得后背发凉,清秀男孩赶紧收回目光弯腰坐回休息区看接下来队友的比赛。这时,球馆上方的大屏幕闪现刚刚结束的比赛结果,少城实验外国语学校(向曦)胜。字儿比刚刚的大,所以苏泰铮看清了,嘴里不自觉地轻轻念了念——“向……曦……”

强力推荐
绝世霸主
主角是徐峰凌婉秋的小说叫做绝世霸主,为你提供绝世霸主小说全文阅读。徐峰凌婉秋小说主要讲述了:徐峰上门做了赘婿之后受尽了屈辱,没有人尊重他,都在辱骂他是一个废物,这辈子就只能依靠凌婉秋吃饭,总有一天他要让所有人看到他的能力。
更新时间:2019-12-25
阅读榜
  • 旧爱撩人:权总别来无恙
    旧爱撩人:权总别来无恙
    火爆新书《旧爱撩人:权总别来无恙》由木空言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尹婉安林启枫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尹婉安接近他,只得到了无尽的嘲讽。当面前的男人西装革履,坐在沙发上以睥睨的姿态对着她时,尹婉安真的受不了了。管你是谁,老娘不伺候了。正式开战,尹婉安不留余地,誓要将对方赶回国外。不过现实总是很打脸,对手太过强大,自己还未冲锋,便败下阵来。明明欺负她到体无完肤的是林启枫,为什么能舍命相救的人也是林启枫呢“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吗”尹婉安有些慌了,“难道……我们之前认识?”...
  • 福运小厨娘
    福运小厨娘
    经典小说《福运小厨娘》由美牙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罗锦邵洛,内容主要讲述:热辣惹火的顶级品酒师穿越变成了荒野胖村姑!不但体型如猪蠢笨如它,还被人冤枉偷汉子抓了现行。一脸懵逼的罗锦表示,她不能白担了这名声,必须的将便宜占足了才行。然后嘛,你们懂的哈~某女干了坏事满意的偷笑,打算顺便再拐个夫君回去做长工。俊俏的猎户不动声色勾唇笑,到底是谁拐谁,此刻下定论,为时过早。(此文已完结,作者还有同系新文《农女水灵灵:爷一宠成瘾》)...
  • 豪门亿万宠婚
    豪门亿万宠婚
    她是苦逼的医院实习生,接到的毕业任务竟然是给那个传说中性格乖戾,脾气暴躁的唐家四少治疗男科某方面功能障碍?什么?唐四少还是她未婚夫的小叔?他将她抵在墙角,温热的气息滑过她的每一寸肌肤:“现在你有三个选择,第一,我睡你,第二,我让你睡,第三……我们互睡。”她笑,媚眼如丝:“小叔,我可是你侄子的未婚妻,你的行为……有点不厚道。”他笑得自信又猖狂,“这就不厚道?更不厚道的在后面。”他是霸道腹黑的商界巨鳄,也是享誉国内外的顶尖心外科权威,有着呼风唤雨的能耐,唯独对那只嚣张的小野猫束手无策,很好,是时候让她知道,什么叫“日”久生情。某女炸毛,你大爷的,是谁说他那方面有障碍的,你出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。
  • 晚安王子殿下
    晚安王子殿下
    她是一个儿子五岁的未婚妈妈,他是这个国家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。一句“殿下你裤链开了”让他在皇家宴会上丢尽脸面,她也从代班女佣变成了殿下的贴身管家。他前进,她后退。“殿下你想做什么?”“履行你贴身管家的职责。”“……”没人告诉她是这个贴身法啊!
  • 我眼里,特别的你
    我眼里,特别的你
    小说主人公是吴嘉晴尹浩天的书名叫《我眼里,特别的你》,是作者蓝逸枫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十年后,尹浩天留学归来,变身家族企业的总裁,而吴嘉晴此时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编剧。...
  • 总裁小妻爱撩汉
    总裁小妻爱撩汉
    “报告总裁,夫人在撩汉子!”正在处理国际文件的某人头也不抬:“让她撩!”“报告总裁,夫人又在撩汉子!”某人正在跟客户打电话,”让她撩!“说完又继续电话。“报告总裁,夫人又在撩汉子!这回一次撩了三个!”总裁大人黑了脸,拎小鸡一样把夫人拎回家,”一天不疼你,你是不是要上天?“小女人一脸委屈:“老公,对不起,我撩你总是不成,我就出去找找成就感。”“你敢!”他勃然大怒,抱起小老婆扔到了床上!一直以为娶了个小萌包,娶回家才发现是只二货。
点击榜
  • 女神的全才高手
    女神的全才高手
    独家小说《女神的全才高手》由第柒剑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张少宇林清雪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痞子杀手回归都市,成了美女大小姐的贴身保镖。他的功夫天下无敌!医术无人能比!“你功夫好?我一脚踹倒!你实力高?我有杀猪刀!”...
  • 全能玩家
    全能玩家
    主角是苏哲陈晓筱的小说叫《全能玩家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水冰夜最新写的一本游戏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顶级竞技玩家,堪称网游教科书。重新从网游起步,一步步重临巅峰。一个个冷门职业,一个个被他打捞起的绝世天才,重生归来,再塑辉煌!...
  • 网游之军团荣耀
    网游之军团荣耀
    养头坐骑,吃的比牛多,干的比猪少,却不让我骑。当个会长,一没钱,二没权,虽然妹纸有不少,但都对我有意见。荣少亨无比悲痛的哀叹:谁能比我惨?
  • 爱是可念,不可说
    爱是可念,不可说
    冷霆司的女朋友因车祸失去了子宫,从此再无生育能力。于是,他要肇事者代孕生子。却没有想到肇事者竟然是他深爱的女人……
  • 我家农场有神仙
    我家农场有神仙
    我家农场通仙界银河,银河之水源源不绝。女娲神石孕育小神仙,没事逛仙界。今天去天庭偷个仙桃,顺两粒仙丹,顺便……找孙悟空认个亲。落魄回家的秦木云,在农村混的风生水起,用仙界银河之水种田,发展商业帝国。老板娘,我只卖菜,不卖身……二嫂,我招的是种菜的,不是暖床的……校花?村花?富家小姐?我真的是种菜的,不是富二代!
  • 重生之华娱系统
    重生之华娱系统
    老牌程序员出身的叶烨,被命运一脚踹回了1994年成为了一个小门卫,他欣喜的拍拍屁股,起身便踏上了一条注定牛X的道路。重生一次,叶烨有他自己的追求,赚钱那只是他的业余目的,至于登上时代周刊、问鼎福布斯财富榜也只是他寻梦路上的附庸,至于什么才是他的终极目标,叶烨觉得有三点:开最大的娱乐公司;拿最多的影视奖项;当名人的娱乐教父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29  晓薇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 备案编号:湘ICP备1902201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