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库

乱世逍遥记

乱世逍遥记

乱世逍遥记

2020-10-15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  • 书籍详情
  • 目录

甜宠新书《乱世逍遥记》由常居九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慕华朱英,书中主要讲述了:朝廷腐败,武林动荡,分争恨不休。儿女情长,爱恨痴缠,江湖任漂流。孰好孰坏,原本难分。沧桑患难,有情人虽成眷属,世事难全,尚有痴心人未归……...

精彩节选

群雄闻得令声,个个奋勇呼喝,向四周奔去。青城十雄与那几名鞑子官人并肩骑在马上,庄兴南这时才知青城十雄乃是中原叛贼,已投靠蒙古,不由得怒气勃发,喝道:“青城十雄枉为汉人,竟做出如此齿寒之事!”只见一名蒙古官人说了句蒙古语,众兵将立时取出弓箭,霎时间四面的弓箭似雨淋般朝群雄射去。众人也不慌乱,左避右挡,那些本领低微的弟子避挡不及,都已中了敌箭,死伤不计。庄兴南眼见己方惨遭乱箭,又见青城十雄堂堂中原男儿,竟投靠蒙古,心中更是怒不可遏。徒地一声清啸,只震得树叶沙沙作响,射来的雨箭竟也受挫跌落在地。这一干人不由得暗暗吃惊,心想他内力浑厚至斯,实是当世罕见。只见他猛地朝江天成跃去,众鞑子兵见势不妙,均收了弓箭,手举长矛齐向群雄攻去,尚有数十人围在江天成身前,意欲相护。江天成见庄兴南来势甚凶,急翻身下马,叫道:“五弟快放暗器。”黄鹤闻言,只听得空中‘嗖嗖’几响,几枚细针径向庄兴南射去,陈胜雄也自长鞭挥去。庄兴南见暗器、软鞭双双攻来,身子在空中一翻,已躲了开去,他这一避,去势渐缓。青城十雄见机,当即同时发难,一时间刀、剑、鞭、暗器几门武器同时向庄兴南击去。庄兴南怒喝一声,徒手与十人斗将起来。适才乱箭之中,一中年男子以兵器抵挡,始终护住杨君,这才有惊无险。这时见蒙古兵挺矛而上,急道:“少主当心,不可乱走。”杨君从未见过这等大战,心头又惊又怕,转头见程青奋勇杀敌,忽想:“我杨君堂堂男儿,如何这般胆小?”说道:“张叔,不要管我,你先帮着青妹。”那姓张的见蒙古兵攻来,不答他话,手执长剑,护住四周。这时林中兵刃相交之声响成一片,蒙古兵个个强壮彪悍,众位英雄俱都身负绝技,一时也不至胜败便分。如若时间一长,蒙古兵毕竟人多,优势尽占,群雄势必溃败。杨君再看过去时,只见程青左手已受了箭伤,程秋水又全力抵敌,护她不住,不由得心中一急,叫了声“青妹”,见她单手抵敌,满头大汗,心中更为不安,奔到她身前,问道:“青妹,你还好吗?”程青见他危急中还来关心自己,心中感激,犹如暖流淌过,笑道:“还好,就是手臂发痛。”杨君见她已将羽箭拔了出来,鲜血兀自汩汩流个不停,忙道:“咱们快走罢。”说完背上程青便发足便奔,朝那姓张的叫道:“张叔小心,我先走了。”那姓张的转头看时,杨君正背了程青往林外疾奔,忙赶将过去护送二人,这才不致伤身。这时林中众人斗得正紧,庄兴南以一敌十,周旋一番,青城十雄竟尽被击败,落荒而逃。庄兴南见此地各人均都命悬一线,任他十人逃了出去,心想擒贼先擒王,直向那领头的蒙古官抓去。那官员见庄兴南这般勇猛,心中一慌,跌下马来,旁边那名官员却不畏惧,双脚一蹬,已翻身下马,护在那跌落的官员前。庄兴南见他气宇轩昂,身材高大,年纪在二十七八左右,这时斗然站在跟前,想必大有手段,不敢轻视。当即全力朝他袭去,喝道:“**蛮奴,接招!”那人闷哼一声,迎将上去。两人徒手相斗,竟自不相上下,庄兴南暗暗生奇:“不想蒙古人中,竟有这等好手。”当下不敢怠慢,发招更狠。程秋水瞥见杨君已将程青带了出去,心中一宽,暗道:“今日没来由在这里斗这些蒙古人,全是青儿闹着要来,如今青儿得以脱险,还是及早脱身为妙。”当即展开轻身功夫,身法端的是飘逸无比,片刻间便隐没林外。褚青山见师妹师母均已脱险,心中无挂,随着万无影,愈战愈勇。那些鞑子兵虽强悍,毕竟本领低微,在座的中原豪杰俱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,虽有伤亡,却无大碍。眼见两千名鞑子兵只剩下一千多名,众人更显勇猛。那马看的“秦家拳”何等了得?斗到酣处,竟尔哈哈大笑,直呼:“痛快!痛快!”转头去看庄兴南时,只见他劲力刚猛,出招更是变化无穷,不禁赞道:“降龙十八掌内外兼具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”再斜眼看时,只见适才那跌落马背的蒙古官将持刀站立一旁,只待庄兴南稍有不慎,便趁势砍去。马看本是疾恶如仇之人,眼见那官将行此小人之径,不由得心头怒起,窜到跟前,当头一拳挥去。那官将一惊,忙举刀护住面门;马看身材矮小,身法灵便,见他举刀格挡之势,全不会武功,当即侧身一飘,又是一拳挥将过去。那官将虽生得健壮,终究不懂武功,见马看飘忽不定,竟尔避挡不及,硬生生吃了他这一拳。那官将也算经打,这一拳下来,他只退了几步,脸上发烫,却再无它事。要知蒙古人生性勇猛好强,适才知敌不过庄兴南,是以持刀一旁,只盼有机可趁。这时被马看一拳打中,怒喝一声,朝马看挥刀砍去。马看却哪将他放在眼中?喝道:“再吃我一拳。”当即身子一矮,又如同方才打陈老三一般,伏地朝那官将袭去。那官将见他犹如蟒蛇般直窜而来,心中一惊,倒也不惧,挥刀直朝地上乱砍。马看见他丝毫不懂武功,挥刀胡斩,全身破绽大露。待窜到他跟前时,身子避开大刀,倏地站起朝那官将扮个鬼脸。那官将气的恼怒,举刀朝马看当头挥去,马看身子轻巧避开,已到他身后,一拳又朝他后脑勺击去。待得察觉,拳头已至,又复中了一拳。这一拳击在脑后,那官将如何能承受?身子朝前一扑摔倒在地。马看见众人奋力厮杀,险象迭生,对蒙古兵恨意递增。当即奔到那官将身后,又朝他太阳穴上重重出了一拳。这太阳穴乃人身要穴,马看使劲全力,那官将如何能再活命?双眼一瞪,就此毙命。众鞑子兵见这干人体质虽不如自己,却是个个勇猛,哪有余暇顾及身旁?领头的绝了气也不曾察觉。与庄兴南斗的那官将武功了得,瞥眼间见马看已将那官将杀死,知群龙无首,必然溃败。当下出招更加凶狠,一拳一掌都使了杀手,庄兴南见他陡然间出招凶狠异常,心头一震,暗道:“这人好生了得,出手却全然不是蒙古一派。”那官将见众兵伤亡惨重,情知再斗下去必输无疑。当即展开掌法向庄兴南奋力拍去,全身破绽大露,大有同归于尽之势。庄兴南见他掌法威猛,全不管周身要害,实乃武学之大忌。不禁心头一震,暗道:“这蛮人打得没了耐心,我且遂了他愿。”当即挺掌而上。那官将见状,心中一喜,徒然变招,两人双掌交,只震得手臂酸软,虎口生痛,庄兴南叫了一声“好”,立时翻身后退。那官将也趁这一掌之势,猛向马上跃去。道:“兄台武功过人,他日再当请教。”庄兴南这时才知他之所以破绽大露,原是要引他相对一掌,趁机离开,这时听他说的是汉人官话,音调极其纯正,诧道:“你是汉人?”那官将不理会他,撇下众兵,调转马头,夺路而去,众兵见领头的一死一逃,心中慌乱,且战且退,往回路奔去。群雄见众兵退去,哪肯就此罢手?个个奋勇呼喝,乘胜追击。庄兴南叫道:“诸位止步,且由了他们去。”群雄听得喊声,虽心有不快,也只得停步。马看见地上己方死伤百人有余,心中有怒,拾起地上一杆长矛,朝那群鞑子兵掷去,这一掷之力好猛,竟尔连穿了两人。群雄见状,齐齐喝了声采。南天池道:“现下敌军溃败,正是好时机,庄帮主何故不再追击?”庄兴南道:“我瞧那领头的虽从了蛮人,倒也是条汉子,今日且由了他们。”群雄不解,那马看道:“呸,蛮人凶狠残暴,哪里有什么汉子不汉子了?”众人却不懂庄兴南心思,在他眼中,只要武功高强的,都可称得上一声汉子,所以今日邀来的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。不过如若行事恶劣者,庄红林虽敬他做汉子,却也要替天行道了。玄因原带来十余名少林弟子,经适才一战,现只有了几名,又见双方横尸满地,不禁感叹起来,口宣佛号:“阿弥陀佛,今日无心之过,一杀千余人,罪孽,罪孽。”说着盘坐当地,诵读经文,超度死者。众人知晓玄因心地慈善,也不答话,齐将死去的众弟子合葬林中。万无影见庄兴南伫立一旁,凛然生威,道:“庄帮主,当年你得朝廷情报,不顾生死,一人在关外苦守一夜,生擒主帅,这等为国为民,侠义心肠,在座的各位如何不知?如今蛮人虽欺压边境,此时又遭此一败,到底未敢攻克城邦,哪日若敢侵进疆土,万某随庄帮主洒血抵敌便是。”言下之意是要庄兴南稍安勿躁,待蒙古攻打城池之时,大伙再前去抵抗不迟,若此刻便前去相援,势必挑起事端。众人也正是此意,如今前往边境相助实非上策,又听了万无影道起往事,今日又杀的性起,不禁齐声应是,道:“我等敬庄帮主是条好汉子,真英雄,他日鞑子兵若侵进疆土,我等愿随庄主洒血沙场!”这一下呼声人人俱都是精神之唤,响彻林子。庄兴南见众人心意相同,顿感大慰,道:“庄某是个粗人,只懂得喝酒打架,承蒙各位看重,他日沙场之上,报效家国,定当不负厚望。”说着抱拳作了个四方揖。众人听得此话,又始欢呼,庄兴南又命人分了酒碗,自己提起酒坛,与众人“咕噜咕噜”豪饮起来。

群雄闻得令声,个个奋勇呼喝,向四周奔去。青城十雄与那几名鞑子官人并肩骑在马上,庄兴南这时才知青城十雄乃是中原叛贼,已投靠蒙古,不由得怒气勃发,喝道:“青城十雄枉为汉人,竟做出如此齿寒之事!”

只见一名蒙古官人说了句蒙古语,众兵将立时取出弓箭,霎时间四面的弓箭似雨淋般朝群雄射去。众人也不慌乱,左避右挡,那些本领低微的弟子避挡不及,都已中了敌箭,死伤不计。

庄兴南眼见己方惨遭乱箭,又见青城十雄堂堂中原男儿,竟投靠蒙古,心中更是怒不可遏。徒地一声清啸,只震得树叶沙沙作响,射来的雨箭竟也受挫跌落在地。这一干人不由得暗暗吃惊,心想他内力浑厚至斯,实是当世罕见。只见他猛地朝江天成跃去,众鞑子兵见势不妙,均收了弓箭,手举长矛齐向群雄攻去,尚有数十人围在江天成身前,意欲相护。

江天成见庄兴南来势甚凶,急翻身下马,叫道:“五弟快放暗器。”黄鹤闻言,只听得空中‘嗖嗖’几响,几枚细针径向庄兴南射去,陈胜雄也自长鞭挥去。

庄兴南见暗器、软鞭双双攻来,身子在空中一翻,已躲了开去,他这一避,去势渐缓。青城十雄见机,当即同时发难,一时间刀、剑、鞭、暗器几门武器同时向庄兴南击去。庄兴南怒喝一声,徒手与十人斗将起来。

适才乱箭之中,一中年男子以兵器抵挡,始终护住杨君,这才有惊无险。这时见蒙古兵挺矛而上,急道:“少主当心,不可乱走。”杨君从未见过这等大战,心头又惊又怕,转头见程青奋勇杀敌,忽想:“我杨君堂堂男儿,如何这般胆小?”说道:“张叔,不要管我,你先帮着青妹。”

那姓张的见蒙古兵攻来,不答他话,手执长剑,护住四周。

这时林中兵刃相交之声响成一片,蒙古兵个个强壮彪悍,众位英雄俱都身负绝技,一时也不至胜败便分。如若时间一长,蒙古兵毕竟人多,优势尽占,群雄势必溃败。

杨君再看过去时,只见程青左手已受了箭伤,程秋水又全力抵敌,护她不住,不由得心中一急,叫了声“青妹”,见她单手抵敌,满头大汗,心中更为不安,奔到她身前,问道:“青妹,你还好吗?”

程青见他危急中还来关心自己,心中感激,犹如暖流淌过,笑道:“还好,就是手臂发痛。”杨君见她已将羽箭拔了出来,鲜血兀自汩汩流个不停,忙道:“咱们快走罢。”说完背上程青便发足便奔,朝那姓张的叫道:“张叔小心,我先走了。”那姓张的转头看时,杨君正背了程青往林外疾奔,忙赶将过去护送二人,这才不致伤身。

这时林中众人斗得正紧,庄兴南以一敌十,周旋一番,青城十雄竟尽被击败,落荒而逃。庄兴南见此地各人均都命悬一线,任他十人逃了出去,心想擒贼先擒王,直向那领头的蒙古官抓去。那官员见庄兴南这般勇猛,心中一慌,跌下马来,旁边那名官员却不畏惧,双脚一蹬,已翻身下马,护在那跌落的官员前。

庄兴南见他气宇轩昂,身材高大,年纪在二十七八左右,这时斗然站在跟前,想必大有手段,不敢轻视。当即全力朝他袭去,喝道:“**蛮奴,接招!”那人闷哼一声,迎将上去。两人徒手相斗,竟自不相上下,庄兴南暗暗生奇:“不想蒙古人中,竟有这等好手。”当下不敢怠慢,发招更狠。

程秋水瞥见杨君已将程青带了出去,心中一宽,暗道:“今日没来由在这里斗这些蒙古人,全是青儿闹着要来,如今青儿得以脱险,还是及早脱身为妙。”当即展开轻身功夫,身法端的是飘逸无比,片刻间便隐没林外。褚青山见师妹师母均已脱险,心中无挂,随着万无影,愈战愈勇。

那些鞑子兵虽强悍,毕竟本领低微,在座的中原豪杰俱都是成名已久的人物,虽有伤亡,却无大碍。眼见两千名鞑子兵只剩下一千多名,众人更显勇猛。那马看的“秦家拳”何等了得?斗到酣处,竟尔哈哈大笑,直呼:“痛快!痛快!”转头去看庄兴南时,只见他劲力刚猛,出招更是变化无穷,不禁赞道:“降龙十八掌内外兼具,端的是厉害无比。”再斜眼看时,只见适才那跌落马背的蒙古官将持刀站立一旁,只待庄兴南稍有不慎,便趁势砍去。

马看本是疾恶如仇之人,眼见那官将行此小人之径,不由得心头怒起,窜到跟前,当头一拳挥去。那官将一惊,忙举刀护住面门;马看身材矮小,身法灵便,见他举刀格挡之势,全不会武功,当即侧身一飘,又是一拳挥将过去。那官将虽生得健壮,终究不懂武功,见马看飘忽不定,竟尔避挡不及,硬生生吃了他这一拳。

那官将也算经打,这一拳下来,他只退了几步,脸上发烫,却再无它事。要知蒙古人生性勇猛好强,适才知敌不过庄兴南,是以持刀一旁,只盼有机可趁。这时被马看一拳打中,怒喝一声,朝马看挥刀砍去。

马看却哪将他放在眼中?喝道:“再吃我一拳。”当即身子一矮,又如同方才打陈老三一般,伏地朝那官将袭去。那官将见他犹如蟒蛇般直窜而来,心中一惊,倒也不惧,挥刀直朝地上乱砍。马看见他丝毫不懂武功,挥刀胡斩,全身破绽大露。待窜到他跟前时,身子避开大刀,倏地站起朝那官将扮个鬼脸。那官将气的恼怒,举刀朝马看当头挥去,马看身子轻巧避开,已到他身后,一拳又朝他后脑勺击去。待得察觉,拳头已至,又复中了一拳。

这一拳击在脑后,那官将如何能承受?身子朝前一扑摔倒在地。马看见众人奋力厮杀,险象迭生,对蒙古兵恨意递增。当即奔到那官将身后,又朝他太阳穴上重重出了一拳。这太阳穴乃人身要穴,马看使劲全力,那官将如何能再活命?双眼一瞪,就此毙命。

众鞑子兵见这干人体质虽不如自己,却是个个勇猛,哪有余暇顾及身旁?领头的绝了气也不曾察觉。与庄兴南斗的那官将武功了得,瞥眼间见马看已将那官将杀死,知群龙无首,必然溃败。当下出招更加凶狠,一拳一掌都使了杀手,庄兴南见他陡然间出招凶狠异常,心头一震,暗道:“这人好生了得,出手却全然不是蒙古一派。”

那官将见众兵伤亡惨重,情知再斗下去必输无疑。当即展开掌法向庄兴南奋力拍去,全身破绽大露,大有同归于尽之势。庄兴南见他掌法威猛,全不管周身要害,实乃武学之大忌。不禁心头一震,暗道:“这蛮人打得没了耐心,我且遂了他愿。”当即挺掌而上。那官将见状,心中一喜,徒然变招,两人双掌交,只震得手臂酸软,虎口生痛,庄兴南叫了一声“好”,立时翻身后退。那官将也趁这一掌之势,猛向马上跃去。道:“兄台武功过人,他日再当请教。”

庄兴南这时才知他之所以破绽大露,原是要引他相对一掌,趁机离开,这时听他说的是汉人官话,音调极其纯正,诧道:“你是汉人?”

那官将不理会他,撇下众兵,调转马头,夺路而去,众兵见领头的一死一逃,心中慌乱,且战且退,往回路奔去。

群雄见众兵退去,哪肯就此罢手?个个奋勇呼喝,乘胜追击。庄兴南叫道:“诸位止步,且由了他们去。”群雄听得喊声,虽心有不快,也只得停步。马看见地上己方死伤百人有余,心中有怒,拾起地上一杆长矛,朝那群鞑子兵掷去,这一掷之力好猛,竟尔连穿了两人。群雄见状,齐齐喝了声采。

南天池道:“现下敌军溃败,正是好时机,庄帮主何故不再追击?”

庄兴南道:“我瞧那领头的虽从了蛮人,倒也是条汉子,今日且由了他们。”群雄不解,那马看道:“呸,蛮人凶狠残暴,哪里有什么汉子不汉子了?”众人却不懂庄兴南心思,在他眼中,只要武功高强的,都可称得上一声汉子,所以今日邀来的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。不过如若行事恶劣者,庄红林虽敬他做汉子,却也要替天行道了。

玄因原带来十余名少林弟子,经适才一战,现只有了几名,又见双方横尸满地,不禁感叹起来,口宣佛号:“阿弥陀佛,今日无心之过,一杀千余人,罪孽,罪孽。”说着盘坐当地,诵读经文,超度死者。众人知晓玄因心地慈善,也不答话,齐将死去的众弟子合葬林中。

万无影见庄兴南伫立一旁,凛然生威,道:“庄帮主,当年你得朝廷情报,不顾生死,一人在关外苦守一夜,生擒主帅,这等为国为民,侠义心肠,在座的各位如何不知?如今蛮人虽欺压边境,此时又遭此一败,到底未敢攻克城邦,哪日若敢侵进疆土,万某随庄帮主洒血抵敌便是。”言下之意是要庄兴南稍安勿躁,待蒙古攻打城池之时,大伙再前去抵抗不迟,若此刻便前去相援,势必挑起事端。众人也正是此意,如今前往边境相助实非上策,又听了万无影道起往事,今日又杀的性起,不禁齐声应是,道:“我等敬庄帮主是条好汉子,真英雄,他日鞑子兵若侵进疆土,我等愿随庄主洒血沙场!”

这一下呼声人人俱都是精神之唤,响彻林子。庄兴南见众人心意相同,顿感大慰,道:“庄某是个粗人,只懂得喝酒打架,承蒙各位看重,他日沙场之上,报效家国,定当不负厚望。”说着抱拳作了个四方揖。

众人听得此话,又始欢呼,庄兴南又命人分了酒碗,自己提起酒坛,与众人“咕噜咕噜”豪饮起来。

小说《乱世逍遥记》第一七章群雄协力试读结束。

强力推荐
绝世霸主
主角是徐峰凌婉秋的小说叫做绝世霸主,为你提供绝世霸主小说全文阅读。徐峰凌婉秋小说主要讲述了:徐峰上门做了赘婿之后受尽了屈辱,没有人尊重他,都在辱骂他是一个废物,这辈子就只能依靠凌婉秋吃饭,总有一天他要让所有人看到他的能力。
更新时间:2019-12-25
阅读榜
  • 旧爱撩人:权总别来无恙
    旧爱撩人:权总别来无恙
    火爆新书《旧爱撩人:权总别来无恙》由木空言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尹婉安林启枫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尹婉安接近他,只得到了无尽的嘲讽。当面前的男人西装革履,坐在沙发上以睥睨的姿态对着她时,尹婉安真的受不了了。管你是谁,老娘不伺候了。正式开战,尹婉安不留余地,誓要将对方赶回国外。不过现实总是很打脸,对手太过强大,自己还未冲锋,便败下阵来。明明欺负她到体无完肤的是林启枫,为什么能舍命相救的人也是林启枫呢“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吗”尹婉安有些慌了,“难道……我们之前认识?”...
  • 福运小厨娘
    福运小厨娘
    经典小说《福运小厨娘》由美牙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罗锦邵洛,内容主要讲述:热辣惹火的顶级品酒师穿越变成了荒野胖村姑!不但体型如猪蠢笨如它,还被人冤枉偷汉子抓了现行。一脸懵逼的罗锦表示,她不能白担了这名声,必须的将便宜占足了才行。然后嘛,你们懂的哈~某女干了坏事满意的偷笑,打算顺便再拐个夫君回去做长工。俊俏的猎户不动声色勾唇笑,到底是谁拐谁,此刻下定论,为时过早。(此文已完结,作者还有同系新文《农女水灵灵:爷一宠成瘾》)...
  • 豪门亿万宠婚
    豪门亿万宠婚
    她是苦逼的医院实习生,接到的毕业任务竟然是给那个传说中性格乖戾,脾气暴躁的唐家四少治疗男科某方面功能障碍?什么?唐四少还是她未婚夫的小叔?他将她抵在墙角,温热的气息滑过她的每一寸肌肤:“现在你有三个选择,第一,我睡你,第二,我让你睡,第三……我们互睡。”她笑,媚眼如丝:“小叔,我可是你侄子的未婚妻,你的行为……有点不厚道。”他笑得自信又猖狂,“这就不厚道?更不厚道的在后面。”他是霸道腹黑的商界巨鳄,也是享誉国内外的顶尖心外科权威,有着呼风唤雨的能耐,唯独对那只嚣张的小野猫束手无策,很好,是时候让她知道,什么叫“日”久生情。某女炸毛,你大爷的,是谁说他那方面有障碍的,你出来,我保证不打死你。
  • 晚安王子殿下
    晚安王子殿下
    她是一个儿子五岁的未婚妈妈,他是这个国家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。一句“殿下你裤链开了”让他在皇家宴会上丢尽脸面,她也从代班女佣变成了殿下的贴身管家。他前进,她后退。“殿下你想做什么?”“履行你贴身管家的职责。”“……”没人告诉她是这个贴身法啊!
  • 我眼里,特别的你
    我眼里,特别的你
    小说主人公是吴嘉晴尹浩天的书名叫《我眼里,特别的你》,是作者蓝逸枫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十年后,尹浩天留学归来,变身家族企业的总裁,而吴嘉晴此时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编剧。...
  • 总裁小妻爱撩汉
    总裁小妻爱撩汉
    “报告总裁,夫人在撩汉子!”正在处理国际文件的某人头也不抬:“让她撩!”“报告总裁,夫人又在撩汉子!”某人正在跟客户打电话,”让她撩!“说完又继续电话。“报告总裁,夫人又在撩汉子!这回一次撩了三个!”总裁大人黑了脸,拎小鸡一样把夫人拎回家,”一天不疼你,你是不是要上天?“小女人一脸委屈:“老公,对不起,我撩你总是不成,我就出去找找成就感。”“你敢!”他勃然大怒,抱起小老婆扔到了床上!一直以为娶了个小萌包,娶回家才发现是只二货。
点击榜
  • 女神的全才高手
    女神的全才高手
    独家小说《女神的全才高手》由第柒剑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张少宇林清雪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痞子杀手回归都市,成了美女大小姐的贴身保镖。他的功夫天下无敌!医术无人能比!“你功夫好?我一脚踹倒!你实力高?我有杀猪刀!”...
  • 全能玩家
    全能玩家
    主角是苏哲陈晓筱的小说叫《全能玩家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水冰夜最新写的一本游戏风格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顶级竞技玩家,堪称网游教科书。重新从网游起步,一步步重临巅峰。一个个冷门职业,一个个被他打捞起的绝世天才,重生归来,再塑辉煌!...
  • 网游之军团荣耀
    网游之军团荣耀
    养头坐骑,吃的比牛多,干的比猪少,却不让我骑。当个会长,一没钱,二没权,虽然妹纸有不少,但都对我有意见。荣少亨无比悲痛的哀叹:谁能比我惨?
  • 爱是可念,不可说
    爱是可念,不可说
    冷霆司的女朋友因车祸失去了子宫,从此再无生育能力。于是,他要肇事者代孕生子。却没有想到肇事者竟然是他深爱的女人……
  • 我家农场有神仙
    我家农场有神仙
    我家农场通仙界银河,银河之水源源不绝。女娲神石孕育小神仙,没事逛仙界。今天去天庭偷个仙桃,顺两粒仙丹,顺便……找孙悟空认个亲。落魄回家的秦木云,在农村混的风生水起,用仙界银河之水种田,发展商业帝国。老板娘,我只卖菜,不卖身……二嫂,我招的是种菜的,不是暖床的……校花?村花?富家小姐?我真的是种菜的,不是富二代!
  • 重生之华娱系统
    重生之华娱系统
    老牌程序员出身的叶烨,被命运一脚踹回了1994年成为了一个小门卫,他欣喜的拍拍屁股,起身便踏上了一条注定牛X的道路。重生一次,叶烨有他自己的追求,赚钱那只是他的业余目的,至于登上时代周刊、问鼎福布斯财富榜也只是他寻梦路上的附庸,至于什么才是他的终极目标,叶烨觉得有三点:开最大的娱乐公司;拿最多的影视奖项;当名人的娱乐教父。

Copyright © 2010-2029  晓薇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 备案编号:湘ICP备1902201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