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第二百八十七章 脱离武王阵营

    魏王有那个李湛一生的记忆,那人自封大将军,也曾偷偷溜去疆场,不过被吴枫给打回去了。

    那个李湛自认领兵才干不凡,被当皇帝耽搁的优秀将领。

    今生的魏王同样自信着,然而听到温浪的排兵布阵之后,魏王服气了。

    他在推演上不如温浪。

    唯一能同温浪抗衡,在用兵上胜过温浪的人,只有温暖一人。

    就算武王都不如温浪算得精准。

    当然决定一场战争胜负的因素有很多,温浪在布阵上无敌,并不能决定他一定能打赢。

    魏王望着侃侃而谈,自信飞扬的温浪,有些为他惋惜。

    毕竟在记忆中,温浪就没再证明过自己,最后哪怕帮那个李湛刺杀武王成功,也只恩泽了温柔母女,世人口中对温多是轻贱,侮辱。

    尹氏母女越风光,温浪被人践踏的越狠。

    最后,他自尽在安阳长公主陵寝前,结束可笑又可悲的一生。

    老天爷有眼,温浪虽然没重来一次,但温暖还在,安阳长公主也还活着,往后余生,再没谁敢欺辱温浪。

    何况,温浪是他魏王的岳父,孝顺岳父证明他对小暖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隆承帝一脸得意满足,“好,就按照你说的办。”温浪是他同皇妹精心培养出来的,许是偶尔犯蠢,但不曾辜负过他们兄妹。

    他不懂兵法,听温浪的布置后,不明觉厉,对北伐胜利更有信心。

    魏王排除掉武王对北伐的干扰,又运回来粮食,苏首辅等文官为清白的名声,不敢再忽视和亲的安阳长公主。

    而百姓们经过几次洗礼,期望朝廷一雪前耻,迎回最优秀的长公主。

    天时,地利,人和都在隆承帝一边,防范住武王勾结北蛮,此战获胜的几率过了一半。

    武王府,武王回来后把信任的幕僚,属下全部叫到书房,商量下一步的安排。

    忠勇伯竟然也在靠边的地方混了个位置,他并没显得忐忑,而是大大方方,昂首挺胸,比站在武王身边的武勋都精神。

    “王爷,他两个儿子已经投了温浪麾,我不是怀疑忠勇伯对王爷的忠诚,而是您作出决定时,最好他不在场。”

    有人看忠勇伯不顺眼,“前几日,我看到他同温浪一起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相信忠勇伯,他交好温浪经过本王同意,上次能绑走温浪,也是他传的消息,只是消息被齐柔得知,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,为阻止温浪炸毁火炉火枪,忠勇伯胳膊受伤,至今还没痊愈,本王需要一个人埋在温浪身边,帮本王传递消息,拖慢温浪征伐。”

    武王招手,忠勇伯步伐沉稳又快速挤开武王身边的亲信,躬身道:

    “属下因完成王爷吩咐取信问浪,同他说过在场武勋的坏话,也曾经应承附和过温浪,我并不把他们的怀疑放到心上,王爷相信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忠勇伯坦荡敞亮,倒显得方才怀疑他忠诚的武勋枉做小人,故意打击报复。

    武王信了忠勇伯三成。

    忠勇伯继续说道:“我向王爷承认,温浪……他并非传言中的窝囊,只靠着安阳长公主的恩泽,他在带兵上,我是很佩服的,温浪在人后,哪怕喝多酒也很少说武勋的不是。

    他喝得半醉时,最爱说得话是花样百出的夸赞闺女,想哄他高兴,很容易,就是随着他称赞温大姑娘,对我来说并不难。

    王爷,说实话,我一直认可温大姑娘的,她的才干,胆识,身手,以及智谋,就算是赚银子上都比顾县主好。

    就连温大姑娘心眼小记仇这点,她打击报复仇人,有理有据,让人信服,也让人爽快。”

    武王不大自然看了一眼东边墙壁,“不提这事,外面都说温浪宠女儿,他不要脸死命夸温暖,哎,不过,温暖的确同寻常女子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忠勇伯明白,没准顾娴就在密室内偷听,得到武王适可而止的示意之后,他垂手道:“我听从王爷安排,您让我随您剿匪,我就冲到前面,若是您让我留在京城,有任何的风吹草动,我立刻给王爷飞鸽传书,或是派人送信。

    我两个儿子确定跟随温浪出征,他们也可给我送一些消息。”

    武王转动拇指上的扳指,对忠勇伯多了几分信任。

    因为忠勇伯方才说得话都是实话,并未有任何隐瞒,同武王所了解的温浪脾性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温浪同安阳长公主一起长大,从来都是目下无尘的,骄傲得紧,他不屑说任何人是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尽量也随温浪出征,等本王的消息,本王的人会联系你,到时候你同你儿子按照本王的指示做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您不想温浪赢?”

    忠勇伯略带几分不适,面目挣扎,“温浪可以输,不过对北蛮之战,还是要打出中原的气势。”

    “糊涂,只要王爷能掌控全局,架空皇上,北蛮那群人,王爷一只手就能收服,什么要紧,你都分不清楚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觉得对北蛮更要紧,你别忘我们为将者的尊严体面,更别忘了北蛮是中原心腹大患,万一王爷计划落空,消息外泄,你让王爷怎么面对列祖列宗?

    王爷同陛下之争,是兄弟之争,北蛮是什么东西?有何资格掺和其中?”

    忠勇伯高声说道:“我追随王爷,除了荣华富贵之外,相信王爷能荡平北蛮,若是王爷……我无法做到,宁可随王爷去剿匪,或是闭门在家不出,绝无向北蛮苟合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武勋们面色各异,有怒,有笑,也有看忠勇伯不顺眼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府上等王爷调令,王爷对他们的吩咐,我就不听了,王爷若是信不过我,尽管取了我脑袋。”

    忠勇伯躬身后,当着武王面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他的心已经向着温浪,他已经背叛您了,您只一试探就试探出他不忠。”

    武王环顾一圈,对众人的表现心中有了分寸,叹道:“他误会本王了,本王怎可能同北蛮勾结?也罢,忠勇伯就留在京城好了。”

    武王挺欣赏忠勇伯直率性子,以后等他夺了帝位,最需要的臣子就是忠勇伯这样的。

    阿谀奉承谄媚的武勋,已没了气节,反而不能重用。

    定宁伯府,温暖接到忠勇伯偷偷送来的书信,看过后递给温浪,道:“是个聪明人,看看,他脱离武王做得多漂亮?!”

    温浪嗯哼了一声,“他那两个儿子也是扮猪吃老虎的,面憨心眼多,不过他们父子,可用。”

新书推荐: 最强药王 万界毒尊 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 重生都市仙帝 农家小福女 王牌绝宠:总裁晚上见 许我向你看 帝少追缉令,天才萌宝亿万妻 都市全能奶爸(又名:都市无敌奶爸,主角:林凡) 仙界赢家